某鱼者

帆寨主的压寨夫君
能给寨主说书的那种

【聂瑶】老聂和瑶瑶的同居三十题(下)

*依旧短小

*ooc吧....

*老夫老妻式

*怀桑:嘤嘤嘤


16、出浴后的怦然心跳

老夫老妻了,哪有什么怦然心跳,直接上

17、庆祝某个纪念日(生日,情人节 etc、)

老聂生日

瑶瑶举着一块蛋糕摆着甜甜的笑要喂老聂

然后整块扣到了老聂的脸上

18、接对方回家

冬日夜晚的风刮着脸,刺痛。

金光瑶早上出门急了没带围巾。

今日公司业务忙的很,加班加点的要呕血了。手中厚厚一叠的文件资料还是和薛洋分配后未完成的。

冷。他想。

忽然就瞥见了昏黄路灯下焦急等待的身影。

聂明玦匆匆走上去,把金光瑶用自己的围巾裹的严严实实,接过他手中的资料,把一杯暖暖的牛奶往他手里一塞。

“快,上车。”

其实也没那么冷呐。金光瑶想。

19、离家出走

刚刚交往那会(还没同居)瑶瑶和老聂吵过好大一架,当时瑶瑶逃一般的跑回了自己的小小出租屋。

结果到了门口才发现自己把钥匙落老聂家了。又想起刚刚那人对自己说的话和自己的冲动言语,眼圈直发酸。

楼很旧,楼道灯很暗,瑶瑶发着抖,就那么蜷缩在门口的角落,默默掉泪。

或许就是那时发现的自己多么怕失去对方。

后来哭着哭着就迷糊了过去。直到被一阵忙乱的脚步惊醒,接着跌入一个厚实发紧的怀抱。

“抱歉,我错了,回来好吗?”

眼泪一颗颗的滚出,用手捶打着那人胸膛,却不用力。

“呜呜呜你个大笨蛋...(抽)对不起...(抽)......”

20、一个惊喜。

据怀桑透漏他家大哥从超市买了一堆打折的超薄套装然后被(愤怒的)大嫂扔进了垃圾桶。

他看见大哥偷偷藏了几个(嘘)

21、屋顶上看星星

俩人和晓星尘宋岚出去玩然后看着宋岚给不知道怎么爬到瓦房顶的晓星尘拍照。

瑶瑶笑着婉拒了老聂要抱他上去的意思。

(屋顶上看星星没毛病)

22、一场飞来横祸(火灾,地震 etc、)

景仪说怀桑以大哥大嫂为原型写的本子被大哥大嫂发现了。

23、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两人表示要什么孩子有怀桑就够了。

24、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吃饭

睡♂觉

打怀桑

25、喝醉

瑶瑶表示老聂喝醉了后只要怀桑不在他跟前一切都好说。

老聂表示瑶瑶喝醉后夺过怀桑的扇子就要唱贵妃醉酒拉都拉不住。

“///我哪有!?!”

“下次给你录下来。”

怀桑表示大嫂唱的还挺好.....唉不对受伤的为啥总是我?

26、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枕头大战,掐脸 etc、)

瑶瑶借口无聊弄乱了老聂的头发

老聂借口睡不着弄乱了瑶瑶的腰

27、穿错衣服_

金光瑶今天不小心睡过头以至于起床后随手抓了一件外套就出门了。

到了公司看见魏无羡江澄等人异样的眼光察觉到了不对。

直到遇见薛洋。

“哟~瑶瑶~男友外套啊~~”

“....滚!”

28、一方受轻伤(扭伤,割手指 etc、)

“你看昨晚上你抓的我背,一道道的印,现在还火辣辣的。”

“///////莫挨老子!!”

29、意外的求婚

那是几年之前。

聂明玦连三周加班到凌晨结束后撑不住倒下了。

后面几天一睁眼就是那人心疼的脸和亲手熬制的粥。

有一天聂明玦看着金光瑶小心翼翼地将粥搅和到温热后递给自己。

“我以后想一直喝你做的粥。”

金光瑶一愣,随即笑到。

“那我要你一直帮我热牛奶。”

阳光斜斜的探进来,屋内两人笑着对视。

“结婚吧。”

“嗯。”

30、滚床单

两人的第一次是在金光瑶的小出租屋。

有湿吻的轻喘

有润滑液倒出的冰凉

有潮红的面色

有不堪晃动而嚷嚷的老旧床板

有狂野又轻柔的吻痕

有抑制不住的呻吟

有紧握的双手

有湿粘

有发抖的快感

有相爱至深的两个人


【聂瑶】老聂和瑶瑶的同居三十题(上)

*写着玩玩嘿嘿嘿嘿

*短小,就是些日常

*ooc吧.....

*这是前十五题


01、相拥入眠

聂明玦睡觉时喜欢将下巴搁在怀中人头顶上,微微蹭蹭那软软的发旋,有他的香味。

金光瑶睡觉时喜欢把头贴近那人胸膛,感受着这守护他的人有力的心跳,知道这颗心脏里装的都是他。

02、一同外出购物

“聂明玦吧超薄套装给我放下!”

“可是.....”

“打折也不行!”

0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聂明玦最近对网上关于“”情侣之夜的恐怖电影”这一话题很感兴趣。据说这样能增加伴侣对自己的依赖。再加上自家弟弟尝试后拐到景仪弟妹的案例,他从坏桑那里接了光碟挑了个晚上准备试试。

可是他忘了,金光瑶怎么说这是和薛洋当过舍友的人。

所以当一脸血肉的女鬼突然扑到屏幕前,老聂惊恐的发现瑶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笑......了出来.....

04、一方的起床气

“起床。”

“.....我腰疼。”一脸怨念。

05、做饭

金凌发现小叔叔做饭超级好吃。

金凌又发现自家小叔夫做饭也很好吃。

金凌最后发现小叔夫是把小叔叔做的饭热了热给自己并谎称是他做的。

金陵:emmm

06、大扫除

“聂明玦过来帮个忙,我够不着橱顶。”

“哦。”老聂将瑶瑶举起,使其视线与橱顶对齐。

“......我指的是让你帮我擦一下.....”

07、浏览过去的相片

“这是怀桑七岁时我们的照片。”

“噗....大哥你好严肃,你看怀桑笑得多开心。”

聂明玦捏了把金光瑶的脸出气。

“我小时候的看了,你的呢?”

金光瑶眼神暗淡了几分,头低下去,声音小小的。

“小时候....没照太多。妈她忙啊....”

“你...看现在的我就好。”

聂明玦看着他,心揪了下,将他拉入怀里。

“没事,我们以后去照好多好多。”

0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金光瑶你放松点。”

“你....嗯.....你他妈...唔....倒是...轻点...啊.....”

09、相隔两地的电话

每当两人不在彼此身边时———

薛洋看见金光瑶在手机响后瞄一眼立马背过身去接,并时不时的笑,就知道是他家傻大个(薛洋称)打来的了。

蓝曦臣看见聂明玦电话来了匆匆扫一眼手机立马接起,并且眉间的疙瘩顿是松开,就知道是他家小家伙(江澄称)打来的了。

10、早安吻

聂明玦早上起来的第一个任务就是给哼哼唧唧往自己身上凑的爱人一个轻吻使他滚回被窝继续做梦。

11、替对方挑衣服

瑶瑶上下打量着穿着他挑的运动卫衣的老聂,最后满意的叹口气:“显瘦”

被瑶瑶踹了一脚并丢出房间的老聂拎着一件童装并没有感觉哪里不对。

12、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这个嘛....

曾经老聂是有过想养宠物的念头,于是就借了怀桑家的鹦鹉养养看。

.....然后怀桑瑟瑟发抖的勉强接住黑着脸的大哥扔过来的鸟笼,并得到一句冷冰冰的话。

“自己的鸟自己养去。”

明明是你先要的好嘛。

然后老聂再没提过宠物一事。

据瑶瑶说,聂怀桑把偷着写的以他大哥和大嫂为原型的本子通通给鹦鹉读了一遍(为了排除寂寞),结果那鸟一点不落的给记下来了。普通话说的还挺好。

(怕是要成精)

13、一方卧病在床

“你自己昨晚上要的。”

小心翼翼地、一口一口的给瘫在床上的人喂粥。

然后收到了一记眼刀。

“我说了只要一次.....”

14、午睡

金光瑶平日不习惯午睡,中午最多也就是扶额闭目养神一小会。有时候看着中午瘫在椅子上呼呼大睡的薛洋不禁感叹年轻真好。

但是一到周末,中午绝对会睡个踏实。

或许是有那人在身边的缘故。

安心。

15、帮对方吹头发

瑶瑶望着镜子里等着一头炸毛的自己喝身后拿着吹风机一脸得意的老聂。

“这样吹干的彻底,晚上睡不会感冒。”

“我都给怀桑这么吹。”

勉勉强强扯出一个咬牙切齿的笑。

“我谢谢了您嘞.....”


那什么的三毒

*我真的不是澄澄黑粉....

*沙雕脑洞,ooc慎入

*论云梦双杰的塑料兄弟情

*舅妈们别打我....


姑苏的冬日,白花花的。

魏无羡捧着蓝湛倒给他的热茶,舒舒服服的坐在石凳上,乐津津的回答着三个小辈的问题。

思追和景仪今日没课,金小宗主逮着个空出来透透气。

“唉唉魏前辈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景仪开口。

“哦?说来听听。”魏无羡饶有兴趣的转着茶杯。

“....其实这不只是我的疑问,我和大小姐还有思追都一直困惑好久了....”景仪与小伙伴确认眼神,顺便无视了金凌的一记眼刀。

“就是....那什么....为什么江宗主的佩剑名为三毒啊?”

魏无羡一愣,随即一声“噗”的笑了。“没想到你们蓝家子弟如今不背家规反而来思考这种问题了啊哈哈哈哈....”

思追涨红了脸:“唉不是....魏前辈你看你的佩剑随便不也是有一层由来吗我们就是好奇....”

“.....好奇我舅他这个剑的名字有啥意义”金凌接话。

魏无羡笑够了,捂着肚子喘气。

“成!我今天就告诉你们。”

三小只凑上去....

“这三毒意味着.....”

“江澄此人,脾气有毒,说话有毒,起名有毒。”

“..............”

魏无羡望着石化的三人,脸上得意洋洋,接着又被一鞭子吓得原地起跳。

“魏!无!羡!”

“江澄??!!”

“江宗主?!”

“舅舅?!!”

行吧,看来刚刚的话,被江宗主全听进去了。

前阵子莲花坞有邪物作祟,泽芜君带领其蓝家子弟助了云梦江氏一臂之力将其清除。江澄这趟来是想向蓝曦臣致谢,顺便把外头瞎逛的金凌提溜回去。

结果.....那话语飘进了耳朵。

江澄脸迅速黑了个彻底,抽出紫电就是一抽。


魏无羡吓得一抖,却在看见江澄的脸色后,不要脸(ming)的一指,面向三小只笑道:

“看,脾气有毒。”

又是一鞭子。

这回直接追着打起来了。

“魏无羡你是嫌地上太冷了是不是?地下暖和着呢要不要我送你下去?!”

“哈哈哈不用了师妹谢谢你的好意!”魏无羡边跑边哈哈哈的朝着三小只乐道:

“听!说话有毒!”

行了,三毒紫电齐亮了。

“魏无羡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仙子,上!”

“起名有毒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啊狗!蓝湛!!有狗啊啊啊啊!!”

两人所过之处,一片狼籍.....


蓝家的两小只一边大喊“云深不知处不可大声喧哗!”“云深不知处不可疾行!”一边飞奔着过去劝架了。

只剩金凌一个人在原地沉思。

“仙子这名....挺好的啊?”


关于贺玄那一兜子零食

*脑洞而已


师青玄发现他高冷的同桌(兼最好的朋友)总是在书包最外侧的兜里装上满满一兜零食。而且上着课无聊了,就掏出一包吃起来不太响的瞒着老师偷偷往嘴里塞。

这么贪吃的吗这家伙?师青玄偷偷的想。

结果他后来也完全被带跑,并且经常直接翻一翻贺玄的包看看有没有啥好吃的。

说起来也怪。这么翻一翻总能找到自己特别喜欢的,而且这家伙好像和自己口味差不多,自从他在贺玄包里翻到两根棒棒糖并如获至宝般欣喜后,贺玄包里棒棒糖就越来越多了。

嘿嘿嘿好巧啊。师青玄经常这么想。

不过有时候贺玄要是将包放在身侧他够不着的那边,他就要稍稍花点力气,绕到另一边去翻。后来关系越发的好了,就直接从自己那边跨过贺玄探到书包那里,有时候翻的开心了,胸膛离贺玄的腿就差那么几毫米就趴上了。


说起这事,贺玄总会不自在起来。

明明就差那么一点。


那天午休,阳光正好。

当天有学校内部的篮球赛,所以教室里大部分人都去看比赛了,就剩他俩。

师青玄一如既往跨过他去翻零食,翻的起劲大半个身子都探上了。

阳光正好的扫过来,正好的映上了师青玄露出的那么一段白暂的脖颈。

贺玄鬼使神差的,伸手了。

当一个温度较低的东西触上自己脖颈时,师青玄一个激灵,猛回头。

“贺兄.....”

这一回头,贺玄在半空中还未缩回的手猛地停下了。

两人的脸间,只隔着一个鼻尖的距离。

温热的气息打在对方脸上,慢慢熏红了二人滚烫的脸。

猛然放大的瞳孔倒映着的,尽是对方。


恢复原样坐姿只是一瞬间的事,但脸上的余温一时半会是散不了的。

贺玄尴尬的咳一声:“那什么....有虫子...”

师青玄快熟了:“....唔..哦.....”

师青玄手里还抓的棒棒糖,糖纸早被揉皱了一层。


后记

“你说你老是在我这借钱就是为了买零食追师青玄结果好不容易一次机会你一句'有虫子'....哈哈哈哈哈哈哈......”

花城已经扶墙了。

贺玄尴尬的搓手。

“笑什么笑要是那样你也不行。再说你和我半斤八两好不好。谢怜的手牵了几次啊花怂?”

“闭嘴!”


如果天官各CP踹上了包子....(¯ㅂ¯)

(脑洞而已,不要过于认真)

!崩坏注意!


【花怜】

“三郎.....我....有喜了.....”

谢怜话音未落就被面前人紧紧拥入怀中。

花城将头靠在谢怜肩膀上,谢怜被圈的发紧,刚想推一推,却感觉到了肩膀上传来的湿意。

“三郎?”

“哥哥....你真是....真是要了我的命啊....”

“三郎好开心...好开心...”

谢怜笑着顺着他的背,眼眶却也发酸。

“嗯。”


鬼市的鬼们很懵逼。最近城主咋了?

味道稍稍刺鼻些的铺子就让死灵蝶啃了;极乐坊千灯观鬼市大街等地铺上厚厚一层地毯,一脚踩下去和棉花似的;说话声音稍微大点都能让死灵蝶削个半死等等。

“你们不知道吗?咱大伯公...不,城主夫人有喜了!”

“啥!?!?”

第二天千灯观门口堆了一座礼物山。

至于花城主怎么处理的那就是后话了。


厄命很伤心。

自己不过是想和殿下亲近亲近怎么就被主人连刀带鞘插到土里了?


上天庭表示不懂。

中秋节没到这血雨探花怎么又放灯?还一口气放六千盏?翻了一倍!?

他钱烧的慌吗?


【双玄】

“贺玄...我...可能有喜了....”

贺玄一愣,望向师青玄,又放下手中吃了半碗的面,低头思索一会,将半碗面塞给师青玄。

“多吃一点,补补身子。”

随即又不放心似的 ,又向小二要了一整只烧鸡。

“在这等会,我马上回来。”

接着在青玄呆呆的目光下开了个缩地直通千灯观门口。

“血雨探花!开门!我要借钱!”


【权引】

“师兄,我的生辰礼呢?”

看着面前人期待的目光,引玉脸烧的慌,还是开口了。

“一真....我.....有喜了.....这个算生辰礼吗?”

顿时,他看到权一真的眼睛亮了起来,接着跌入一个大大的怀抱。

“这个好!”

引玉能感到他在微微颤抖。

“这个最好了,我喜欢!”


【裴水】

“裴将军,我有喜了。”

“水师兄?那真是太好.....”

“不过你女人那么多,应该不缺这一个孩子吧。”

“水师兄.....?”

“我不想要。”

说着就一掌打进了小腹。


“不!”

一个激灵坐起。

“老裴?你怎么了?睡着睡着就开始抖?”

师无渡面泛倦意但仍捞过帕子给他擦拭冷汗。

裴茗愣了半晌,看着师无渡微隆的小腹。忽然一把拥过对方,细细亲吻师无渡脖子上的伤痕。

“唔...老裴?”

感受到裴茗微微的发抖,师无渡轻笑。

“做噩梦了么.....”

(就是想看水横天叫裴茗老裴!老夫老妻既视感!)


【风情】

“风信.....”

南阳将军一僵,玄真这么叫他准没好事。

“我.....有喜了......”

慕情脸红的像个柿子。

风信懵了。

“我......*了!我真是*了!我真是*了!!!”

大喊三声后风信捂着脑袋奔了出去。

慕情:“.......啊?”


“灵文大人!南阳将军刚刚跑到仙京边上跳下去啦!好像是因为玄真将军他.....”

“得了!没摔死就行!他俩通灵阵就没关过。唉正好,拿一下那一摞卷轴给我.......”


没由来的蹦出来的
自己写的心里堵的